一個製⽪匠,守護⽪廠的夕陽

一個製⽪匠,守護⽪廠的夕陽

2018年07月24日 星期二

皮已收?

7、80年代,香港曾經有10幾間皮廠,但因為市場同成本嘅問題,皮廠搬嘅搬、執嘅執。如今,香港只係得返兩間皮廠,而其中一間就係位於葵涌、扎根香港超過30幾年嘅瑞興皮廠。

瑞興第3代傳人、90後嘅白浩謙(Kean),深深體會到行業嘅變化。「細個嗰時,工廠會包午餐,食飯有兩三圍檯,3、40個工人。到後尾得返一圍,呢幾年成個行業更加係跌得好快。好多行家用仿皮、PU皮去代替真皮,成個世界用皮量都低咗。例如以前日本落單買皮造鞋,郁啲一萬幾千隻,而家可能係50、80隻咁去做。當2呎皮做一隻,幾十隻用得幾多皮?而家全行都萎縮緊。因為鍾意皮革嘅人係有,但用皮革嘅人唔多。」

至於香港,製皮業更加已經係夕陽行業。「用大批量形式生產皮袋嘅廠,而家香港係零。又係市場、租金嗰啲問題,因為做嚟都係幫業主打工。至於皮廠,廠客愈嚟愈少,我哋唯有開始轉做細批量訂單;至於另一間皮廠,係由個年紀頗大嘅伯伯同佢個仔去經營,但佢哋而家都盡量減少生產,主要賣原材料。」 不過面對行業式微,Kean竟然決定繼承3代祖業,做一次「守業者」。

地方需要愛

究竟係咩驅使呢位年青人咁做呢?係愛呀?定係責任?毛毛真係唔明。點知Kean諗都唔使諗咁答:「係愛同責任﹗父母過去一直付出,我都會諗佢哋退休嘅問題;我而家付出,都係因為愛佢哋所以承擔呢個責任。」

當然更重要原因,係因為佢窮……盡一生都想守護皮廠呀!「由細到大喺皮廠,點都會對呢個行業感情重啲。望住行業式微我會諗,唔做,就會冇㗎喇。我唔想浪費屋企做咗咁耐落嚟嘅嘢。咁點解唔嘗試下去做返好呢樣嘢,換個方式去行落去呢?」

因為咁諗,Kean決定創立品牌The Lederer,唔止搞皮革工作坊,仲賣堆手縫材料包, 材料工具etc。製皮賣皮一條龍!「原先諗法係,原材料嘅成品價值就係得咁多;但將佢變做半製成品,做品牌,可以令更多人接觸到我哋嘅皮料,從而帶返生意去皮廠度。而且唔用『瑞興』呢個名,係因為我目標唔止香港、台灣市場,而係想有日將皮料推廣到歐洲、美國!」

跟皮力盡

你話你都鍾意同皮革玩遊戲,製皮其實唔難?喂,先唔講環境污糟,淨係嗰陣好大陣嘅死皮味傳入你的鼻,都唔係咁易頂得順㗎。「 製皮係厭惡性嘅,因為原材料係一張張有毛有血嘅牛皮,收返嚟全部都係屠宰場劏完直接拎過嚟,所以要先放入大轉鼓洗乾淨、脫毛,整走皮下面啲脂肪同肉,先可以分層處理。跟住仲要染色,伸展,晾乾;先可以開裁,加工……」

不要再說了……原來毛髮可修飾的一對手,係要做咁多嘢㗎?「仲要留意天氣、水質,同點處理塊皮。好似香港天氣潮濕,買皮褸放衣櫃太耐都發霉啦,我哋做皮更加要控制好,如果唔係塊皮未乾得透就包裝出貨,可能成批貨都發霉!所以落幾多水、化學嘢、鞣劑,全部要好精准,多或者少0.1%,塊皮都唔同晒!至於啲(死牛皮)味?慣晒啦,對我嚟講唔係問題!」

創業難,守業咁難!

乜嘢都太隨便,梗係冇人畀面;但即使Kean一啲都唔隨便咁用心做皮,原來,都唔係個個肯欣賞同畀面。「因為我哋係香港本地製作,唔係外國大廠大品牌生產。好多人先入為主覺得外國嘢實好啲,或者買皮梗係買意大利皮,所以唔理張皮點做出嚟、啱唔啱佢用,都會產地先行,揀我哋代理緊嘅意大利皮而唔揀我哋造嘅皮。」

當然呢少少「苦楚」,對於Kean嚟講都係等於激勵。「我哋原則一定係繼續堅持用香港屠宰場嘅牛皮,一來牛你始終要劏要食,用返啲皮相對環保啲;二來做咁耐都係用呢隻牛種,皮料效果、特性,都係最熟悉。希望大家有日可以認知到,本地皮都可以做到好靚!目標係做到有日你就算知道產量少,都會話:『知你一個月做得咁多,唔緊要,我等!』」

「每日都有唔同問題要解決,但我會嘗試用自己方式去行出嚟,喺呢個地方守護返香港嘅工業。」前路漫漫要如何走過?冇人知。但Kean堅定嘅眼神話緊畀大家知,佢,一定會繼續努力試。

發佈留言

Select your currency
HKD 港幣
×

Cart